提拔起来的属下们,心里再度发狠这几年必须得

  一掰指头,卧槽,说是三天,可今天已经是傍晚了,想采买东西也已经来不及了,其实留给刘浪的时间也不过是一天时间而已。
 
    急得火急火燎的刘浪赶紧跑出门把站在一百米外负责值勤的孙无法喊进团部,也顾不得看他脸上暧昧至极的表情,令他去把有过娶老婆经验的中尉以上军官按官职大小全喊来予以请教采办定亲礼和需注意的礼节。
 
    一听说团座要请教去纪府赴宴的礼节问题,呼啦啦来了一片人,谁知道自迟大奎开始,独立团的这帮军官都是苦出身,而且大都是南方人,对于定亲礼和北方礼节方面,不说一窍不通吧,估计也比刘某人好不了太多。
 
    如果按照最笃定的迟大奎所说的,当年他娶婆姨定亲的时候,就是拎着两只鸡和一篮子鸡蛋去了未来老丈人家里,娶亲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刘浪很肯定,自己如果这么登门,百分之九十的可能,这亲,从此再也定不下来了,哪怕胸前还挂着能让纪大老板纳首来拜的青天白日勋章都不成。
 
    狗日的,以后都得给老子学文化,学民俗文化,刘浪咬牙切齿地看着一票中年大叔唾沫横飞很有激情的讨论着南辕北辙的各类稀奇古怪的定亲文化,心中恶狠狠地想着。
 
 第515章 终于有懂行的了
 
    还好,在一帮同样土得掉渣的属下让浪团座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边儿已经升任警卫排副排长担任今日团部执勤官的孙无法眨巴眨巴眼,弱弱地说了句:“长官,我多少懂点儿河北这边定亲的礼节。”
 
    “你?小无法,毛都没长齐,女人身子啥样见过没?去去,边儿活泥巴玩儿去,大人说话,小娃娃别插嘴。”同样单身二十几年却混到大叔队伍里想充当大尾巴狼提建议还没啥好建议提的赵二狗一脸不屑。
 
    大叔们都配合的发出一阵大笑,在女人这个事儿上,他们必须比这个青皮后生有发言权。十九岁的孙无法是成年人,但在他们眼中也还是个小娃娃,哪怕他现在也挂上了准尉军衔,正式进入了军官行列。
 
    “二狗连长,我要是真懂,今天敢跟我赌羊肉火锅不?”孙无法涨红着一张俊脸和赵二狗叫板。
 
    团部里的笑声更浓烈了,请一顿羊肉火锅吃去好几块大洋差点儿把存老婆本的赵二狗吃哭了的事儿可是赵二狗在独立团出了名的糗事,小无法的这个反击,够犀利。
 
    “行啊!小毛孩子当官了就长本事了,敢跟你二狗哥叫板,来,来,如果你能说得出,这里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羊肉涮锅,我请。”赵二狗当然不会跟孙无法这个小兄弟着恼,高声笑骂道。
 
    “好,就这么定了,本团座做见证人。来,无法你来说说。”刘浪一拍桌子,算是给赌局开张。
 
    死马也要当活马医,要是偌大的一个独立团团长定亲还要去向别人求助,这也太掉面了,必须得靠自己人解决这个难题。
 
    “北平这边娶亲,向分满汉。。。。。。”孙无法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貌似,很专业的样子。
 
    的确,因为清王朝以北平为都200多年,八旗子弟早已在北平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哪怕就是清王朝已经被推翻,这北平城内的满人也着实不少。满汉娶亲的规矩自然是不同的,那是各自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可能会随着时代的变迁略有变化,但根本性的东西是无法更改的。
 
    “继续说。”刘浪点点头,对自己这位新科警卫排副排长更加注意起来。
 
,在场的大老粗们,除了少数几个上过正规军校和刘浪这样读过几天私塾的听得懂以外,其余都是一脸懵逼状态。
 
    那都啥啥啥?结个婚还要有文化,那他们都是咋出来的?心里不由都不约而同的的感激起自己父母起来,为了结个婚生个娃,他们那是得受多大罪啊!还得读书识字。
 
    一帮大老粗,刘浪拧着眉头看着这帮很多由大头兵提拔起来的属下们,心里再度发狠,这几年必须得把学文化重视起来,要放到和军事训练一样的高度。
 
    “一、纳采:这是议婚的第一阶段,男方请媒提亲后,女方同意议婚,男方备礼去女家求婚,礼物是雁,雁一律要活的。为何用雁?雁为候鸟,取象征顺乎阴阳之意,后来又发展了新意,说雁失配偶,终生不再成双,取其忠贞。
 
    二、问名:是求婚后,托媒人请问女方出生年月日和姓名,准备合婚的仪式。
 
    三、纳吉:是把问名后占卜合婚的好消息再通知女方的仪礼。又叫“订盟”。这是订婚阶段的主要仪礼。古俗,照例要用雁,作为婚事已定的信物。后发展到用戒指、首饰、彩绸、礼饼、礼香烛、甚至羊猪等,故又称送定或定聘。
 
    当然了,团座已经省去了前两道程序,后日去纪长官府上要做的,就是这第三道程序纳吉,在我们北方也称之为“放定”,也叫下定礼。
 
    放定时需择专日通过媒人,将男方交给女方的信物转送女方,并更换双方的庚帖。信物一般是戒指、手镯或小型金玉如意等,庚帖是书写男女双方生辰八字的摺形帖子。一般使用纸店印好的龙凤帖。龙风帖一份摺子两个;颜色不同,一红一绿。红色的属男方,绿色的属女方,上面印有黄色的龙凤花纹,帖内正中并排分写“乾造”(男方)和“坤造”(女方)的生辰八字。庚帖例由男方备办;请人书写。写庚帖人要求是“全福人”,又不是“四眼人”。所谓“全福人”是配偶健在的人,有子女者更好,但其妻如已怀孕,那便成了“四眼人”,就不合格了。在男方庚帖和信物送交女方的同时,媒人将女方庚帖带回,便完成放定手续。
 
    当然,像团座这样被未来岳父亲自宴请的,放定仪式完全可以由双方当面办理,一并选定结婚吉期,再办理过礼手续。团座?我这样说,算不算行?”
 
    孙无法这一通像百科全书一样的解说,直接把全体长官们都搞傻眼了,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这个今日之前还是只是个上士小班长,一月之前还只是个二等新兵蛋子的十九岁青年。
 
    这得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家伙啊!反正,包括几个在保定军校云南步校读过书的科班出身的军官,都自认是不知道这些的。
 
    迎着众长官有些呆滞的目光,年轻的孙无法脸色却是一白,他也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不由心下一急,看向那边满脸微笑的刘浪,喏喏的想解释:“团座。。。。。。”
 
    “呵呵,不用多说,我信你。”刘浪却是摆摆手,把孙无法的解释给堵了回去。“我现在啊!就想确定一件事儿,我在搞好了这个庚帖之后,能不能用古礼去纪府?”
 
    “应该是可以的吧!纪府这样的大户人家,长官您用古礼待之,或许他们会更高兴。”孙无法有些不确定刘浪的意思。
 
    “那就行,赵二狗,大雁的事儿就交给你了,明天落日之前,你负责给老子弄一车大雁回来,既然要送这个,那我就要送得有诚意。”刘浪拍板道。
 
    一车大雁。。。。。。
 
    再蠢的人,这会儿也秒懂。
 
    长官,这是,又打算做无本生意啊!
 
    只是,你不送戒指手镯金玉如意想省钱也就罢了,可你就确定带一车大雁去合适?
 
    你那是去送吉祥呢?还是送吃呢,还是送吃呢?
 
    一想想纪老板雕廊画壁的走廊里挂着一排排的大雁,所有人脸色都是一阵古怪。
 
 第516章 果然是大户
 
    不管是送大雁还是送戒指手镯,反正礼物的事儿已经有谱了。
 
    然后,众人都把目光聚焦到小年轻孙无法身上,能懂得如此之多的孙无法的家庭背景绝对是要比他们都强得多。
 
    或者说,绝对是一个大户人家出身,这样的一个人,却混进独立团当了一介小兵,这其中的缘由,不得不让人疑窦丛生。
 
    迎着众位大哥大叔级长官们充满疑问的眼光,孙无法的脸色有些苦涩,道:“团座,在座的各位长官,不是无法想有意欺瞒,实在是无法觉得家父之名难以宣之于口,更何况我自离家就已生死由命,和孙家再无瓜葛。”